海参网 > 长海传说故事

《褡裢岛》獐子岛传说

大连长海县市场监督管理局长 陈海斌

獐子岛东北面有两个紧挨着的小岛,中间是卵石滩,退潮以后,卵石露出水面,两个岛子的人们可以自由来往,走亲串友,不用坐船。远远看去,两个小岛就像一条钱褡子放在蓝汪汪的大海里,一东一西,像装满了珠宝的锦囊,高高地隆出海面,向人们显示这里的富足。

传说,这两个小岛还真是用金银财宝撑起来的。古年间,这里没有岛屿,是一片三面环海的陆地。海边有个小渔村,村里有个小伙子,光棍一个,靠给财主推磨拉碾养活自己。

这年一进腊月门,小“光棍”又忙活开了,扔下碾棍抱磨棍,一天到晩转磨道。一气转到三星歪,抱着磨棍睡着了。正睡得香甜,被一阵“隆隆”声惊醒了,像谁家在推磨。

他侧耳细听,声音不远,好像就在隔壁。他觉得奇怪,隔壁没有磨房啊,从哪来的推磨声呢?他扔下磨棍往外走,非要看个究竞不可。

门外,头上满天星,地下黑咕咚,仔细听听,“隆隆”声不在隔壁,好像在前面的地底下。循着声音追过去,再听听,声音还在前面。他追了一程又一程,一气追到山沟里。抹过山嘴看,阴森森的山沟里有一线亮光,顺着亮光摸过去,眼前是个大山洞。

他轻手蹑脚地进了洞,见洞壁上放盏油灯,灯下坐着个白胡子老头。那老头鹤发童颜两眼有神,紧紧地盯着一盘大磨转圈圈儿。他觉得稀奇,石磨不推自己转,还不停地往下流金豆子。

老头见小“光棍”走进来,慈眉善目地说:“小伙子,你太苦了,该过几天好日子了。我这里有盘神磨,你要金子你要银,尽管说。”

小“光棍”心想,年关快到了,家家吃糠咽菜没法过,要是能吃上雪白的大枣饽饽,比什么都好。想到这里,他恭恭敬敬地对老人说:“老爷爷,是金是银咱不馋,一心一意要白面。”

话刚说完,神磨隆隆转,白面哗哗流。小“光棍”急忙往袋子里装。袋子装得溜溜满,送了东家送西家,一气送到公鸡叫,累得满头大汗。

天刚亮,他正扛着袋子往村里走,迎面撞上了东家和把头。两个人不由分说,把小“光棍”拉到磨房里,逼着他吐真情:“说实话,从哪偷来的白面,今天不说就要你的命!”

小“光棍”死也不说。鞭子抽,棒子敲,从日出打到过半响,被打得不行了。

这一天,外面刮起了西北风,天到二更月不明。小光棍昏沉沉爬起来,看看周围没有人,一瘸一拐地又进了山洞,哪知道老东家带着把头也跟进去了,躲在暗处仔细听。

只听那白胡子老头说:“小伙子,看你的脸色不太正,是不是谁欺负你了?”

小“光棍”摇摇头,没吭声。

老头又说:“我今天给你一袋金,一袋银,你扛回家就够过了。”说着,神磨隆隆转,转眼装了两袋子。小伙子扛上肩,恭恭敬敬地行了礼,流着眼泪往外走。

老东家和把头看了个真切,听了个仔细,急忙跑回家,每人换了套破衣襞,哼哼呀呀地进了洞。白胡子老头问他们要什么。东家说:“我要金。”把头说:“我要银。”

说话之间,神磨隆隆转起来,黄灿灿的金子,白花花的银子,顺着磨缝往下淌。主仆二人看了,流着涎水呆住了。

白胡子老头问:“够不够?”

东家说:“不够不够。”

把头说:“越多越好!”

白胡子老头说:“你们贪多,我没有口袋,请二位稍等片刻,我去去就来。”

白胡子老头一去不回。神磨不停地转,金银不住地流。

转眼之间,金银堆成了山,哗哗往下淌,把东家和把头挤得没处坐,一步一步往外挪。挪到最后没有退路了,急急忙忙找洞口。找了半天没找着,吓得磕头作揖求神仙。求了半天也不顶用,最后被金银活活埋在洞里。

第二天小光棍跑来一看,山洞塌下去了,山洞两头却鼓起来了。越鼓越高,最后变成了两座山。据说那盘神磨一年到头不停地转,流出的金子银子不住劲往上长。东边的那座山装金子,西面那座山装银子,直到如今,两座山还在不断往上长。

可是,山下的土地却一天天地洼下去了,变成了汪洋大海,两座山成了两个小岛,中间连着卵石滩,活像两座山变成了褡裢袋,漂浮在蓝蓝的海面上,人们便把它叫成了褡裢岛。

都说褡裢岛是个窝金藏银的好地方,原来名不虚传。

提示:海参官网是行业权威网站,海参鉴定真伪、价格评估、购买试用装,开店加盟、批发、学习交流,请加晓静微信号:13555983260

海参微信号微信号:13555983260
海参图片
Copyright © hshen.cn辽ICP备19015962号-2